欢迎访问无人驾驶网! 本站服务 帮助中心
我要求购 手机版 18026940731

热门关键词 : 专利  嬴彻科技  无人  自动驾驶  无人驾驶, 

官方公众号
资讯首页 行业动态 高端访谈 深度解读 本站原创 新品发布 会员新闻 政策法规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深度解读

收藏打印评论

诽谤、窃密、禁令:文远知行、中智行上演自动驾驶圈大片

作者:陆一夫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摘要]一场围绕王劲以及自动驾驶源代码的诉讼战在文远知行和中智行身上上演。4月4日,文远知行宣布,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于当地时间3月22日颁布了针对中智行AllRide.AI(下称中智行)及其硬件副总裁黄坤(KunHuang)侵犯文远知行(原景驰)商业秘密的临时禁令。

[关键词]文远知行 中智行 自动驾驶

摘要:

1、2017年12月,文远知行以及时任CEO的王劲被百度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提起诉讼,百度称王劲违反竞业协议招聘百度员工以及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等。

2、2018年1月31日,文远知行免去王劲CEO的职务,当时王劲与文远知行签署了非贬低协议,其后文远知行与百度完成和解。

3、2018年11月19日,文远知行在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向中智行、王劲和黄坤提起诉讼,认为三者窃取文远知行在自动驾驶技术上的商业秘密。

4、2019年4月4日,文远知行宣布,美国法院向中智行和黄坤颁发临时禁令。4月10日,中智行宣布对文远知行进行反诉,并要求比对相关源代码,以证明中智行无商业机密侵权。

诽谤、窃密、禁令:文远知行、中智行上演自动驾驶圈大片

文远知行“筑梦号”自动驾驶汽车

一场围绕王劲以及自动驾驶源代码的诉讼战在文远知行和中智行身上上演。

4月4日,文远知行宣布,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于当地时间3月22日颁布了针对中智行AllRide.AI(下称中智行)及其硬件副总裁黄坤(KunHuang)侵犯文远知行(原景驰)商业秘密的临时禁令。

根据该临时禁令,中智行和黄坤将不得继续使用文远知行的商业秘密,并要求交还含有文远知行商业秘密的所有资料和交出其软件源代码,并指出其他获得商业秘密的人员。该禁令自颁布日起立即执行。

文远知行此前在前述法院起诉中智行、中智行美国公司以及黄坤侵犯文远知行的商业秘密。根据起诉书指控,黄坤为文远知行美国公司的前硬件负责人,后加入中智行,并在离职前偷窃了包括文远知行软件源代码等在内的大量商业秘密,用于中智行开发无人驾驶汽车并最终发布。

不过中智行并不认同文远知行的说法,并在4月10日作出反击,宣布对文远知行进行反诉,并要求比对相关源代码,以证明中智行无商业机密侵权。同时,针对文远知行传播不实信息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中智行决定对文远知行提起名誉侵权的诉讼,要求索赔1元人民币。

这场诉讼战的起点源于王劲。美国联邦法院北加州地区法院的记录显示,去年11月19日,文远知行在该法院向中智行、王劲和黄坤提起诉讼,认为三者窃取文远知行在自动驾驶技术上的商业秘密。

但根据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该份临时禁令显示,王劲并不在此次限制令的范围内,原因是目前未有任何证据显示王劲与中智行有股权或员工关系,因此限制禁令只针对中智行和黄坤,并不涉及王劲。

在这份长达28页的文件中,文远知行详细向法院报告了王劲、黄坤和中智行的关系,以及黄坤作为前员工窃取商业机密的过程,但目前黄坤、王劲二人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文远知行已在中国向王劲和中智行提起名誉权纠纷诉讼,该案件将于4月17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诽谤、窃密、禁令:文远知行、中智行上演自动驾驶圈大片

王劲再遭前东家指控

这是王劲第二次遭到前东家起诉。2017年12月,文远知行以及时任首席执行官的王劲被百度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提起诉讼,百度称王劲违反竞业协议招聘百度员工以及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等。当时王劲曾对此事作出回应,称自己没有同时在百度和景驰工作,而且离职时已归还相关设备。

事后王劲以个人家庭原因为由宣布离职,景驰也更名为文远知行,同时任命韩旭为公司新CEO。不过按照文远知行向法院提供的说法显示,在百度起诉王劲后,公司董事会在2018年1月31日投票决定免去王劲CEO的职务,当时王劲与文远知行签署了非贬低协议((non-disparagement),其后文远知行与百度完成和解。

所谓的非贬低协议,即各订约方同意不批评,贬低或以其他方式贬低以任何方式或公司的关联公司或它们各自的产品、服务、技术、管理人员、董事或雇员。

不过,文远知行指责王劲违反上述协议。文件披露,文远知行声称王劲离开后向投资者诬蔑公司,导致公司在A轮融资中损失超过7500万美元的预期投资。

文远知行CFO吕庆表示,2018年8月9日文远知行的外部顾问告诉他,王劲告诉潜在的投资者,称谷歌旗下的无人驾驶公司Waymo打算起诉文远知行。吕庆表示,一个月后,一名汉富资本的高管告诉他,王劲向这名高管传递了以下信息:

1、文远知行的驾驶技术并不成功;

2、文远知行制作视频演示了它的自动驾驶技术,但视频是“伪造的”;

3、文远知行的自动驾驶汽车曾卷入一起交通事故,文远知行试图“掩盖”此事;

4、文远知行的一些核心工程师正准备离开公司;

5、文远知行有意稀释王劲的股票。

诽谤、窃密、禁令:文远知行、中智行上演自动驾驶圈大片

文远知行指控王劲的五项诽谤内容。

吕庆进一步表示,2018年9月底,来自商汤科技的内部人士称,王劲同样将上述内容告知商汤科技,当时商汤科技已经与文远知行签署了1500万美元的投资协议。

文远知行表示,在王劲与汉富资本联系后,后者对文远知行的投资金额从2000万美元降低至450万美元。那段时间,5个已签署投资协议的投资者(不包括商汤科技)撤回了共计6400万美元的潜在投资。

但王劲否认了文远知行的上述指控,他表示文远知行2017年融资困难是因为它披露了其他的所涉诉讼。

王劲与中智行关系成谜

王劲与中智行是否存在利益关系,是此次诉讼的另一个焦点。文远知行认为,王劲是中智行的领导,理由是黄坤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称自己计划加盟王劲的新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中智行成立于2018年6月,总部位于南京,并在硅谷设立了研究院,后续将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设立研发中心。与小马智行、文远知行等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一样,中智行的目标是直接切入L4级全无人驾驶,为传统汽车厂商提供解决方案。

但王劲对此进行否认,他表示自己并不是中智行的创始人,也不是中智行的雇员,既不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也不是公司的所有者。王劲表示,自己没有持有中智行的股权或财务权益,也没有从公司收取咨询费。

工商资料显示,中智行的控股股东为香港中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公司运营总经理林晓宁,JohnnyChen为该公司的总经理,未见王劲身影。

新京报记者通过香港公司注册处查册获悉,香港中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注册资本为50万美元,董事为JohnnyChen,该公司的唯一股东为SmartCar.aiHoldingsLimited,这是一家注册于开曼的公司,因此未知王劲是否持有该公司的股权。

不过,临时禁令的文件披露,王劲承认中智行的创始人曾邀请他加盟,他亦把投资者介绍给中智行,尽管他还没有从中收到相关费用。王劲表示,自己在2018年成立了南京智行产业基金,专注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

去年10月,中智行在官方微信上宣布公司已获得数亿元的天使轮融资,但未具体披露投资方。当时有媒体报道称,王劲在中智行里建立AI研究院(智能汽车国家实验室),并牵头组建一个规模60亿元的产业基金。

最终法院认为,文远知行没有充分理由证明王劲发表了上述的诽谤言论,也没有证据证明王劲窃取了文远知行的商业机密,而且王劲与文远知行签署的专利信息和发明协议(ProprietaryInformationandInventionsAgreement,简称PIIA)已于今年1月31日到期,因此王劲并未纳入到此次临时禁令的范围里。

不过据记者了解,文远知行已在中国向王劲和中智行提起名誉权纠纷诉讼,该案件将于4月17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诽谤、窃密、禁令:文远知行、中智行上演自动驾驶圈大片

香港公司注册处的资料显示,中智行的实际控股股东为开曼公司。

黄坤被指控窃取上千个文件

王劲免于美国法院的指控,但中智行和黄坤未能幸免。根据文远知行的说法,在文远知行担任硬件副总裁的黄坤跳槽中智行后出任该公司技术副总裁(VicePresidentofTechnology)一职,是“中智行硅谷办公室技术主管、自动驾驶软件和硬件专家,自动驾驶汽车的设计师。”

文远知行表示,为采取措施维护其专有源代码的保密性,公司的员工,包括王劲和黄坤,入职时均签署了PIIA。PIIA规定,文远知行的员工将保证对任何专利信息进行保密和不对外披露。

此外,PIIA还包括一项条款,禁止在个人与文远知行的雇佣关系结束后,在一年内将文远知行的雇员从公司招揽至别处。

文远知行对黄坤提出多项指控,包括窃取公司商业机密和违反竞业协议试图挖角公司员工。文远知行称,黄坤从去年四、五月开始考虑其他工作,在这段时间里,他曾向同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而这位同事的供述称,黄坤自称计划去王劲的新公司找工作,并劝说其一同前往,此后这名同事还向文远知行CEO韩旭反映了上述情况。

文远知行称,为了限制员工访问公司源代码库,文远知行要求员工需通过VPN才能登录到公司网络的用户,而离职前后黄坤开始通过他的VPN下载比平常更多的数据,并在去年7月31日向韩旭表示,自己将于一个月后正式离职。

文远知行表示,公司为黄坤提供了两台笔记本电脑:其中一台是他自己使用的MacBook,另一台是由硬件团队共享的联想笔记本电脑。然而,黄坤在离职前将一个序列号为44817566(下称566设备)的usb设备连接到联想笔记本电脑上,并从联想的笔记本电脑上复制了1192份文件到566设备上——文远知行确定,至少有五类文件属于公司的机密或专有文件。

文远知行提供证据称,黄坤将文件传输到566设备的同一天,他从联想笔记本电脑上删除了许多文件,并清除网络浏览历史,此外黄坤还彻底删除MacBook的硬盘并重新安装了操作系统。辞职生效后,黄坤向公司归还了这两台笔记本电脑。

对此,黄坤辩解称,由于当时公司被百度起诉,再加上王劲被解雇以及公司融资进度放缓,对自己在文远知行的工作感到不满,因此从四、五月份开始考虑其他工作。

他表示,自己在离开文远知行后,这五类文件中的任何一项都没有被访问过,文远知行也没有在566设备上发现任何所谓的商业机密文件。同时,他对其中一些文件的价值提出质疑。

但法院在临时禁令中认为,虽然大多数自动驾驶汽车都会将感应雷达设计在车顶上,但文远知行顾问、芝加哥丰田技术研究所(ToyotaTechnologyInstitute)教授马修·R·沃尔特(MatthewR.Walter)指出,中智行的这种布局与文远知行的源代码使用是一致的,因为文远知行的感知相关源代码只有在雷达组件位于同一位置时才会有用。

中智行则向法院提交了谷歌旗下自动驾驶企业Waymo的照片,称Waymo的雷达组件也是放在车顶上,但法院指出Waymo的雷达组件并没有放在与文远知行设计车辆的同一位置上,而是在更后方。

与此同时,法院认同马修·R·沃尔特的说法,认为从黄坤离开文远知行到10月22日公布自动驾驶技术演示的10周内,中智行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里独立开发这些功能所需的技术,而中智行虽然表示公司从招募工程师前19周已经开始准备开发工作,但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

最终,法院认为文远知行在对中智行和黄坤的商业机密指控中很可能会胜诉,为了避免文远知行的商业机密被竞争对手使用,因此法院针对中智行和黄坤下达临时禁令,要求其不得使用被控从文远知行获取的任何源代码,并必须在14天内提供电脑、U盘,以及其他与该案相关的材料。

自动驾驶源代码纷争进入多事之秋

在文远知行向媒体宣布美国法院已对中智行和黄坤颁发临时禁令后,中智行并未就此认输,在4月10日宣布将在中国对文远知行提起关于知识产权侵权的反诉,要求进行相关源代码比对,以证明中智行不存在对文远知行的商业机密的侵权行为。

中智行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为证中智行未侵权,比对源代码是最直接、最具说服力的方式。“文远知行刻意误导公众,形成中智行侵犯其商业秘密的不实舆论。事实上,中智行与文远知行在美国的这一民事诉讼案仍在调查与审理过程中,之前披露的美国法院的文件也只是尚未进行实体审理之前(或审理之中)的预防性程序措施,并不代表任何结论。”

对于中智行的反诉,文远知行目前未作出回应,不过该公司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黄坤作为文远知行的硬件副总裁,为何要在离职前下载大量的源代码?这一疑问目前尚未有答案。

事实上,有关自动驾驶的源代码争夺已成为近年初创企业之间的诉讼焦点。除了文远知行和中智行的互诉外,早前特斯拉亦向小鹏汽车一名从事自动驾驶业务的员工曹光植提出起诉,称该名员工在离职特斯拉前利用他的iCloud账户上传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副本,并最终移动超过30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和目录。

此前自动驾驶初创企业RoadstarCEO衡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动驾驶行业的主要成果体现在源代码上,因此各家公司对此特别重视,但中国背景的公司对源代码所有权的尊重程度不足。他表示,自己之前在美国工作时,从未有听说员工离职前会把公司的源代码带走,但这种情况在中国变得有点普遍,这导致产生了很多类似的诉讼。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关注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0条评论